翁敏華
  有個字常常寫錯。它下麵是個山,我每每寫成土。品山,在我筆下成了品土。不usb明白何以這般詩情畫意的品山,用病字頭一蓋,就成這麼凶險的一個字。病來如山倒呵!
  我這個人膽關鍵字廣告小,一生怕字當頭。小時候怕弟弟遠超我的成績,年輕時怕被逐出“革命”陣營,進入晚年,別的還好,就怕這個字:病字頭品山。
  俗話說怕什麼來什麼,一點不差。今秋,它來了。先室內設計是輕輕敲門,我不開,心想一定是敲錯門了,我哪裡有這樣一位面目猙獰的朋友?它鍥而不捨地敲門,由輕而重,連續不斷。情勢變得不得不開門,它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,遞上名片,我一看,果然,是那個我常常寫錯的族群的一員。
  ——你想怎房屋貸款麼著?
  ——沒怎麼著,只想教訓結婚教訓你,改變改變你的理念。
  ——什麼理念?
  ——你不是認為沒這方面家族史的人不會得這病的麽?你不是認為有心腦血管病傾向的人不會得這個病的麽?你無知!
  呵!我無知。
  我連這個字都寫不正確,我怎麼不無知?我怎麼這等無知?“我單知道下雪的時候野獸在山坳里沒有食吃,會到村裡來;我不知道春天也會有。”這不是祥林嫂的口吻麽?
  沒辦法,只能與它過招了,這個陌生而醜陋的家伙!
  11月的第一個禮拜,前後兩次全麻。躺在移動床上被推去手術室時,發現要走很長的走廊,要這裡那裡地轉好幾個彎、上下好幾部電梯。原來電視劇里演的,並未誇張。
  被詢問名字,一遍遍。怎麼像派出所審問一樣?明知故問!
  打了針了。吊上水了。一個面罩合上來,“用力,吸!”就進入大剛所謂的“第三境界”。
  大剛前年大病一場,九死一生回來後,告訴我:“翁敏華,其實不是一分為二,是一分為三,在手術臺上,什麼也不知道,你說算是生還是死?不生不死、亦生亦死、生死未卜,這不是第三種境界?”
  從那個境界歸來後,對人生有了許多新的感悟。
  許多物事,不是你視而不見,就能避開的。你討厭那個字,甚至從來都將錯就錯,連字形都沒有弄對過,你就能避開了?你朋友發來的E-mail,你一看到題目中有“癌”字就刪掉,以為不要看它,它就不會找上門來,你躲得了初一還躲得了十五?癌症寧有種乎?
  人生不能怕字當頭。今次與近年最怕的物事過了過招,戰勝了它,於是發現:這麼多年怕得要死的它,也不過如此。從此,我就無所畏懼了。
  手術後,醫生護士每天查房問:放屁了嗎?怎麼還沒有?什麼時候放屁,第一時間告訴我們。那些天,“放屁”成了關鍵詞、成了追求、成了盼望。壞字眼變成了好字眼,真是此一時彼一時呵!
  昨晚黃剛來看我,問傷口發癢了麽?發癢了。“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是‘關心群眾痛癢’而不是‘癢痛’了,因為痛在前癢在後。”“又會調笑了,翁敏華病好了。”黃剛說。
  病從口入,無論是防治心腦血管病還是癌症。
  過去做得不夠好,故老天爺給了個嚴重警告處分。
  同病室鄰床是位費玉清迷,成天聽《傳奇》:“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。”
  等我聽會後,唱出來的卻是:“只是因為在飯局上多吃了你一點,再也沒能擺脫你糾纏……怕你時你在天邊,怕你時你到眼前;怕你時你在腦海,怕你時你在心田。因為相信我們前世無約,今生的健康保障不會再改變;因為從來不拿正眼相看,你卻是如影隨形從未走遠……”
  是總結,也是懺悔,調寄“傳奇”,歌名《病傳奇》。  (原標題:病傳奇)
創作者介紹

教學

pz59pzqh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